✏️
年末的一本好书:克拉拉

回归帝都三年

notion image
你的事,手机记得比你牢。昨天早上无意间点开了航旅纵横,第一眼竟是:
“历史上的今天:2018年12月19日,你登上了离开上海的MU5157航班,向目的地——北京出发,托运了2件行李,负重也要前行。”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已三年。2018年前的这一天,是在上海工作最后一个月的一天。平时飞来飞去是不托运的,这两件行李应该是搬家。毕竟奋斗了三年有些不舍,但绝对不是负重。离开工作三年的上海,回到北京。魔都和帝都,是永远不缺话题的两个城市。不管是不是负重,既然决定了,便已经归心似箭。疫情袭来之时,也曾假设过,如果仍然是双城记,那不知是怎样的一番景象。不管怎样,拥抱生活吧!
多城市栖息是需要对生活极大的控制力,想占据每个城市的好,怕是不易。喜欢一座城,就得接纳它的一切。
也是昨天,在电梯里碰见一北京老阿姨,用一张纸垫着手指按按钮电梯,看了我一眼,顺便说了一句,“孩子你去哪层?”(很少有人这样称呼我了,倒是在电梯里经常有老人带着小娃说,快跟大大打招呼)。我道了谢,在她帮我按电梯的时,寒暄了一下:阿姨说“哪也比不了北京,疫情还是重视,因为冬奥特别重视,连火车都停了,北京就是进不来。”话语间透着自豪和骄傲。这也是很多老北京打心眼里面的自豪和配合国家大事的格局。我应和着,想着下周有可能继续的出差。
同一空间、同一语境,不同的考虑点。差还是要出的,也习惯于规矩地按规定每次核酸,每次耐心地配合流调电话。
notion image
Photo by 郑釜

共情的克拉拉

偶然的机会翻起了一本小说《克拉拉与太阳》,大概半天就读完了,但值得回味。
印象里很久不看小说了,很多时候也看不下去,看的更多的是历史、经济或者是工具书,感觉上更“有用”。而这本书很容易读,情节也非常简单,一不小心就读进去并且读完。讲了一个陪伴机器人AF克拉拉从在橱窗里被挑选,观察人类行为,学习的过程。被一个敏感身患疾病的小朋友带回家。在家里跟小主人、妈妈、管家、邻居,妈妈的前夫等一切的互动的故事。在过程中,AF克拉拉不断地认识世界,共情人类,牺牲自己,隐瞒自己为主人建立的小目标,成全主人最后回归到机器人堆场的故事。
这不是一本科幻小说,情节非常非常简单,精彩的不是情节,是通过AF第三者的视角,描述人类的情感。AF观察人类的情感,揣摩人类的意图,共情人类,最后完成使命、无怨无悔的过程。用AF第一人称去描述周遭的世界,平静、共情、利他,没有亏欠、抱怨、复仇。
这本书翻译的很好,读起来自然流畅,是翻译书里面难得的好。有些很精彩的书,被翻译过来之后就“糊了”,但自己却没有阅读原文的能力,这是个很头疼 事。马斯克的脑机接口什么时候能把非母语阅读这个能力开启一下,我倒是很期待。至于变得超级聪明等非分之想就算了吧,变成超级计算机超越阿尔法狗之类的能力同样还是不要出现了。
《译后记》里面,译者把最后的落脚点放在AF克拉拉的完美上,他的共情能力、完全利他,被抽象成没有自私的情感模型。“这也就注定了克拉拉的一切品质与情感都是无法用人类的维度去衡量的,因为,正是由于自私的欲望与升华的渴望并存,人类的心中才会充满了矛盾、彷徨与痛苦;没有了自私那下坠的重力,一切崇高、向上的人性也就虚无缥缈的失去了分量。”
而我却想用另外的视角去解读AF克拉拉完美的情感。人的情感是会发生变化的,心情和希望都会时过境迁,这本身就是一种真实的状态。而就在这样现实的情境下,很多烦恼就是来自于对人和事一成不变的期待,失望和怨恨也是来自于其中。理解他人更复杂的情感,更多变的现状,也许才能处理好自己和这个世界的关系。AF克拉拉抽象出来简单极致的利他和共情,跟周围每个人的行为形成强烈的反差。虽然AF只是一台机器而已,却真实的倒映着现实中很多的影像。
年末的一本好书。